从合作办厂到全链条板块合作 外资药企的新“玩法”

  继制药、葛兰素史克(GSK)近期出售在华工厂之后,诺华在9月初转让了旗下苏州诺华100%股权,九洲医药用7.9亿元的价格接盘,希望能优化其在创新药CDMO(医药定制生产与医药定制研发生产)一站式服务、原料药生产等领域的核心业务优势,开发新产品,以求业务快速增长。

  十多年前,外资药企在进入中国市场后,与国内企业合作办厂成为行业常见现象,默沙东、拜耳、、等均曾尝试,但结局各异。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分析,在近几年医药政策环境逐渐改变的情况下,剥离非核心业务、聚焦主业是外资药企更为明智的选择。未来,外资药企与国内企业的合作还会继续,更多将以产业链条上各个业务板块合作的形式出现。

  礼来、GSK、诺华出售在华公司

  9月4日晚间,对外,拟以自筹资金收购诺华国际制药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诺华投资)持有的剥离技术与药品开发资产后的苏州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苏州诺华)100%的股权,苏州诺华将成为九洲药业全资子公司。本次交易价格预估约为7.9亿元,九洲药业称此举主要为进一步扩充CDMO项目,开发新产品,带来快速业务增长。

  在诺华之前,多家外资药企也纷纷出售在华工厂。

  今年7月份,发布公告称与GSK公司签订协议,后者拟向复星医药出售葛兰素史克制药(苏州)有限公司100%股权,其中包括用于慢性乙肝治疗的拉米夫定片(规格:0.1g)的药品注册批件及其生产设施的生产许可证、GMP证书等。

  更早前的4月份,亿腾医药宣布,礼来制药将向其出售旗下抗生素产品希刻劳和稳可信在中国内地的权利及位于苏州的希刻劳生产工厂。

  出售在华工厂的背后,与国内医药政策的改变不无关系。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之后,“4+7”带量采购政策也由原来的“4+7”试点城市开始推向全国,本土与外资药企都会受到影响,但对于以原研药为主的外资药企来说,冲击并不小。史立臣分析,在政策环境逐渐发生变化的同时,外资药企选择剥离部分业务,强化主业也属正常。

  与此同时,研发也几乎同时成为多家外资企业聚焦的另一重点。9月7日,阿斯利康宣布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中国北部总部,将承担包括运营管理、销售市场、物流配送、新药研发等在内的总部职能,这也成为阿斯利康进一步深化在中国的全局化战略布局的重要一步。

  随着国内创新药审批和上市速度的加快,及中国患者对进口创新药的可及性和可支付性的提升,外资药企对中国市场的信心逐步增强,中国市场也成为多家外资药企的全球第二大市场,基于此,创新药物成为外资药企新的关注点,前述出售中国工厂的礼来制药与GSK也都直言,将更加聚焦创新药,礼来中国总裁兼总经理季礼文公开表示,出售苏州工厂和抗生素产品,能够更好地将资源集中在核心治疗领域推出令人兴奋的新药上。GSK新兴市场高级副总裁暨中国代理总经理Fabio Landazabal在转让苏州生产工厂和贺普丁在中国的权益时也表示,此次转让旨在整合GSK的供应链网络,使公司可以在中国更关注创新药物和疫苗。

  业务板块合作或成为外资与本土合作新形式

  短短几年间,外资药企在中国市场已经有了新“玩法”,此前,合作办厂为双方合作的主要形式。

  2017年11月,辉瑞制药正式退出与的合资公司海正辉瑞,将其在公司49%的权益转让给其关联方HPPC。海正辉瑞制药有限公司于2012年由辉瑞和海正合资组建,面向中国和全球市场开发、生产和销售品牌仿制药,项目总投资2.95亿美元,当时,这也成为全球500强企业与中国本土制药企业间规模最大的中外合资制药项目。合作伊始进展顺利,2013年和2014年,海正辉瑞的营收分别为43.19亿元和49.51亿元人民币,但到了2015年出现巨幅下滑,营收仅为28.2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下滑超过100%。辉瑞表示,股权的转让将使海正和辉瑞能更好地聚焦于发展各自的核心优势。

  辉瑞退出合资公司,只是外资药企与本土企业“分手”的一个缩影。

文章来源:万盈互联网可以免费自动抢红包的软件平台
版权链接:从合作办厂到全链条板块合作 外资药企的新“玩法”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万盈互联网可以免费自动抢红包的软件平台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